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bet36备用10365.combet36投注备用bet36体育官网网址图片长廊书画作品文艺刊物文艺演出文艺评奖理论评论协 会人 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吴学研究

胡屠的手是怎么了

时间:2012-06-18 12:46:56  来源:  作者:

 王宗成

第三回,“胡屠行凶闹捷报”。说胡屠行凶,那是有点冤枉的。他是打了范进一巴掌,但那是为了救女婿,又是“被众人局不过”。要说打是亲,骂是爱,用在这里正是一点儿也不错,要不是他的亲女婿,胡屠根本也不会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道德风险和报应风险去打这一巴掌的。我们完全承认他打这一巴掌的动机是绝对纯正的,决没有使横逞凶的目的。一巴掌救了个举人,往大里说,胡屠挽救了一个国家的栋梁也不为过。

问题是这一巴掌打过以后,胡屠“不觉那只手隐隐疼将起来;把个巴掌仰着,再也弯不过来”。

这是怎么了?

打人自然是个力气活。但对胡屠来说,这一巴掌应该是不太费力气的。胡屠是何许人也?杀猪的。我们都知道,猪是非常有力气的。一百斤重的人,绝对逮不住一百斤重的猪,还不要说王小波的那只特立独行的猪。胡屠整天“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虽不像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但也决不会弄到杀猪杀屁股——乱捅的份儿上。要杀得刀有准头,先得把猪给拿稳了。所以胡屠的臂力是不差的,甚至是很强才对。这么强的臂力,怎么一巴掌把手打得疼了起来了呢?

是不是胡屠这一巴掌用劲太大?不是。别说胡屠没打之前心先怯,开打之前“连斟了两碗酒喝了,壮一壮胆”才敢动的手;就是临行前,范进的妈还赶出来叫道:“亲家,你只可吓他一吓,却不要把他打伤了!”胡屠动手时是“大着胆子打了一下,心里到底还是怕的,那手早颤起来,不敢打到第二下”。有这些环节的铺垫,我们可以断定,胡屠那一巴掌不会用多大劲的。

那么是不是胡屠在轻狂、“作秀”?也就是说,胡屠的手其实不疼,是出于宣传的目的装出来的。为了证明自己的女婿不是凡人,确是天上的文曲星,打了就手疼,现世现报,好抬高女婿的声望?就象现代的政治家们,选举时跑到幼儿园,抱着黑人的小孩拼命亲?这样立论,我们自己都不好意思。胡屠哪有这个机心?胡屠哪有现代人这么卑鄙?胡屠确实是利势,中举前后,胡屠对范进是前倨后恭,胡屠也会吹个小牛,比如说他慧眼识才,早知范进是“绩优股”,所以才把女儿嫁给他。但他的思想行动都是赤裸裸的,没有隐瞒,跟狡诈、计谋等等都搭不上界的。后文和范家告别时,当着范家的面对女儿说“我早上拿了钱来,你那该死行瘟的兄弟还不肯,我说:‘姑老爷今非昔比,少不时有人把银子送上门来给他用,只怕姑老爷还不希罕。’今日果不其然!如今拿了银子家去骂这死砍头短命的奴才!”这些话有城府的人是不会说出来的,更不会当着中举后的范进的面说。胡屠说了,就证明胡屠不是一个玩心思的人,借装手疼来达到宣传目的,这个权术对胡屠来说,也未免太高深了些。

所以我们只能说,胡屠的手是真疼。

用力不大,手怎么会疼?其实胡屠的手疼不是生理原因,而是心理原因。也就是说,胡屠的手不是因为物理撞击造成损伤而产生的保护性反射,而是心理暗示所致。由心理暗示,导致生理毛病,这样的例子很多。心理学上有一个着名的试验:在接受试验者的皮肤上贴一片普通湿纸,并告之此纸功效特殊,能使皮肤局部发热,要被试者用心感受那块皮肤的温度变化。十几分钟后,揭纸,被贴处果然变红,且摸上去发热。此心理暗示之效也。生活中因拿错病历受到绝症的暗示而导致不治身亡的,有;利用心理暗示以糖水命名为保健品畅销而发大财的,也有。

胡屠受到了什么暗示?首先,各朝无不宣扬君权神授,皇帝是真龙天子,大臣们都是天上星宿。科举取士制度使得一些人,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命运好像不可捉摸,其实是宿命或神助。那些中式的人又有意附会些神话以抬高身价。比如梅玖中了秀才后对人吹:“就是徼幸的这一年正月初一,我梦见在一个极高的山上,天上的日头,不差不错,端端正正掉了下来,压在我头上”。这算是儒家和政权合谋的策略。其次,宗教也在这里推波助澜。把中举发达的人和天上星宿对应起来,这应是道家的说法。胡屠就说过“这些中老爷的都是天上的文曲星!”或把中举的原因纳入到因果报应说里,这应是佛家的观点。《聊斋》里这样的故事就极多。这里,儒、释、道三家同心协力,形成主流意识形态,使胡屠对斋公们说的“打了天上的星宿,阎王就要拿去打一百铁棍,发在十八层地狱,永不得翻身”不能不信。这里,不论是政治的,宗教的,民俗的,都告诉胡屠,打不得,打了后果很严重。

但胡屠打过了。那么报应应该来了吧。虽然邻居劝他打时,说过“或者你救好了女婿的病,阎王叙功,从地狱里把你提上第十七层来,也不可知”,但那是死后,且即便那样,才十七层,还少一层呢。打了星宿,这事决不能就这么完了。胡屠此时不是感到手疼,而是觉得手该疼了,于是,他的手真的疼了。“自己心里懊恼道:‘果然天上“文曲星”是打不得的,而今菩萨计较起来了。’想一想更疼的狠了,连忙问郎中讨了个膏药贴着”。“想”和“疼”就这样钩连上了。

至此,我们不能不承认一个时代意识形态对单个人影响的无所不在,不能不承认心理暗示作用的强大,因而也不能不承认作者小说艺术之精湛。那时毕竟不可能有人用唯物主义的腔调对胡屠喊一嗓子:“胡屠,打自己的女婿,让别人说去!”所以,胡屠的手是疼定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